来自 重庆钢铁股吧 2022-05-11 21:21 的文章

应收账款高企的华达股份存资金周转压力 供应商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聚焦IPO | 应收账款高企的华达股份存资金周转压力,供应商商号混同或为公司持续发展埋下隐患

来源: 红刊财经 

继华达新材、华达科技上市后,近日又有一家取名“华达”的公司在冲刺IPO。据深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陕西华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达股份”)于2021年12月提交了IPO招股书,拟在创业板发行股份融资。

《红周刊》在梳理相关资料时发现,华达股份在报告期内有一家供应商不仅商号与公司的名称非常类似,且业务范围也与公司相似,显然这一情况是很容易出现商标混同风险的。此外,《红周刊》还发现,做为一家国家军用射频同轴连接器核心企业,华达股份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是差强人意的,无论是研发投入还是产出均弱于同行。

第一大客户和供应商为同一公司

应收账款高企,现金周转压力加剧

招股书披露,华达股份的前身为国营第八五三厂,专业从事电连接器的研究开发与生产业务,后经重组后归入西京电气总公司(下称“西京公司”)。2000年时,西京公司以原八五三厂全部经营性资产为基础设立了陕西华达科技有限公司,即“华达有限”(公司股份改制前名称)。

自成立以来,华达股份的主营业务一直未有明显变化,业务范围始终与电连接器及互连产品相关,其主要产品是射频同轴连接器、低频连接器和射频同轴电缆组件,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武器装备、通讯等领域。

2018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华达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356.44万元、55362.05万元、63658.21万元和40524.7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059.64万元、5000.26万元、6651.82万元和4556.66万元。从年度营收和业绩表现看,可谓是持续增长的。

《红周刊》发现,华达股份之所以能实现拥有持续向好的基本面,与公司前五大客户的巨大贡献有关。报告期内,华达股份向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5806.4万元、39910.05万元、46523.28万元、30774.64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1.11%、72.09%、73.08%、75.94%,占比逐年攀升。其中,公司对第一大客户“中国电科下属单位”的依赖程度尤甚,2018年至2021年1~6月,该客户对公司的销售收入贡献占营收比例分别达到38.55%、36.18%、35.87%和40.80%。

应收账款高企的华达股份存资金周转压力 供应商商号暗藏“混同”风险

经营上高度依赖前五大客户,势必会对华达股份的回款效率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进而影响到公司的现金流表现。报告期内,华达股份各期末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3638.50万元、37211.42万元、38732.71万元和48731.72万元,分别占各期营业收入的66.80%、67.21%、60.84%和120.25%。而从应收账款来看,“中国电科下属单位”占据了公司应收账款余额首位,规模远超其他客户的应收账款金额。反映到应收账款周转率上,公司这一指标报告期内分别为1.77、1.71、1.84和1.03,明显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2.29、2.22、2.50和1.15。

如此情况体现出,公司的营业收入表面看似在持续增长,但实际上当期并未能收到足够多的现金,有大量的运营资金被大客户占用了。2018年至2021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最多时仅有0.4亿元左右,甚至有的年份还出现净流出。

华达股份除了在经营上依赖前五大客户,采购方面对前五大供应商也是有一定依赖的。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6.71%、38.72%、40.24%和 49.15%。

值得一提的是,在供应商名单中还出现了大客户中国电科的名字,除2018年中国电科是华达股份的第二大供应商之外,其余时间段均是第一大供应商。报告期内,华达股份向中国电科采购的金额分别为2679.32万元、4349.86万元、9177.34万元和5474.43万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额的9.06%、12.14%、20.33%和24.08%。而除了中国电科外,其他供应商也有与公司前五大客户存在重叠情况,整体上,重合供应商采购额占采购总额的比重约在50%~70%之间。

在对大客户和大供应商均产生依赖,且两者之间还存在大量重叠的情况下,无疑这会给公司的独立运营带来一定负面影响,需要投资者重视。

“张伟”式商号暗藏“混同”风险

供应商中惊现“李鬼”

《红周刊》还发现,“华达”这一名称非常具有大众化,堪比人名中的“张伟”。据企查查,可查的企业中不仅有2万多家公司的名称中都带有“华达”二字,还有近2千家企业注册了“华达”字样的商标,譬如一家名叫苏州华达环保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其在新三板挂牌的证券简称也是“华达股份”。

商号不仅是识别企业的重要标志,也是企业一项重要的无形资产,而华达股份仅有一项商标,即华达的大写首字母“HD”。该商标对公司是极其重要的,虽然“华达”商标在行业内具有知名度,但一旦商号出现管理混乱或者被他人不当使用,则很可能会导致公司的品牌受到负面影响。

在诸多拥有“华达”字样的公司中,“陕西华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华达股份的前身“陕西华达科技有限公司”仅有两字之差。据招股书信息,在华达股份成立初时,其曾打算使用“陕西华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这一企业名称的。2000年(即华达有限成立当年),陕西省电子工业局曾做出《关于合资组建陕西华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批复》,最终在华达有限在成立时删去了“电子”两字,企业名称定为“陕西华达科技有限公司”。

有意思的是,公司似乎对“陕西华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名称念念不忘,在2007年8月1日,华达有限以这个名字成立了一家新子公司,持股比例76.67%。与华达股份一样,经营范围中也包括了连接器、其他电子元器件、电缆组件及相关配件的生产和销售。2016年5月,华达有限突然退出该子公司的股东行列,相关管理人员也随之退出,原小股东田锋伟受让部分股权并接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在华达股份退股后,该公司仍在使用“陕西华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名称开展业务活动。据企信网,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电子西街3号,与控股股东创联集团的控股股东西京电气总公司的注册所在地一致。

图片来源:百度地图

更为诡异的是,这家公司与华达股份之间还存在业务往来。2019年,华达股份向该公司采购OEM加工成品和线材,采购金额达914.16万元,占采购总额的2.55%。

据《红周刊》查询,该公司现有6名股东,分别为田锋伟、王小燕、王小青、韩红生、黄磊、吕文庆,其中吕文庆曾是华达股份子公司陕西华达线缆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历史股东。

作为华达股份的前控股子公司,这家公司与华达股份的相似点太多,不仅商号极其类似,注册地一致,经营范围也与华达股份重合,报告期内还向华达股份销售原材料。这家公司与华达股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否暗中还存在关联关系? 

除了“华达”商号问题,华达股份与控股股东之间还存在同业竞争问题。招股书披露,华达股份的控股股东为创联集团,间接控股股东为西京电气总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的托管人为陕西电子信息集团。

资料显示,托管人陕西电子信息集团控制的两家下属企业与公司从事相同或相似业务,分别是宝鸡烽火电线电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烽火电线电缆”)和陕西长岭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岭电子”)。烽火电线电缆的营业范围包含电线电缆产品的研制、生产、销售,长岭电子主要从事电连接器、电缆组件的生产工作,两家公司与华达股份的射频同轴电缆组件业务存在相同或相似业务的情况。

研发投入吝啬,5G布局落于人后

据招股书,公司主要选取了5家国内同行可比公司,分别是中航光电、航天电器、永贵电器、徕木股份和鼎通科技。其中中航光电、航天电器、永贵电器三家上市公司均有应用于航空航天、武器装备、通讯等领域的连接器业务,与华达股份可比性较强。

《红周刊》对比三家公司发现,华达股份的研发费用及占比均不及上述三家公司。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2414.61万元、3067.88万元、3355.79万元、1873.5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0%、5.54%、5.27%、4.62%,而可比三家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则均在6%~10%之间。

表1  华达股份与可比公司研发投入情况

截至报告期末,华达股份共有各类研发人员272人,占员工总人数比重的16.38%。从研发人员薪酬来看,这些研发人员的薪酬待遇低的可怜,如以272人计算,2019年和2020年,平均每名研发人员的年薪仅有4.45万元和5.16万元,月薪仅0.37万元和0.43万元,不仅远低于同行可比公司,还远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

表2  华达股份与同业公司研发人员薪酬对比(单位:万元)

2019年、2020年西安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分别为92359元、99315元,其中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分别为118277元、129654元,这一数值是华达股份研发人员平均薪资的两倍多。需要注意的是,即使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薪酬水平也仅比西安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人员的年平均工资略高一点。

研发投入低,研发成果产出自然低,报告期内华达股份的研发成果一直乏善可陈。目前公司有78项专利,其中仅三项为发明专利,近两年来也没有一项发明专利产出。公司主要核心技术中也是以自有技术等非专利技术为主。

华达股份对研发的漠视,直接导致公司在与其他企业竞争中落入下风。2021年11月,华达股份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中航富士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航光电子公司,下称“富士达”)凭借出众的研发水平和市场地位登陆北交所,累计制定了12项IEC国际标准,是我国射频连接器行业拥有IEC国际标准最多的企业,而反观华达股份,仅主持制定了4项国际标准,与富士达差距明显。

近日,富士达主导制定的第12项IEC国际标准——《多射频通道连接器第3部分:MQ5系列圆形连接器分规范》(IEC63138-3:2022)正式发布,MQ5型多射频通道连接器是专门针对5G推出的高性能集成化的射频连接器,已通过华为、爱立信等国内外通讯巨头认证,应用于5G智能天线产品。目前,富士达已成为国家5G新基建配套射频连接器核心供应商及重点防务配套企业。

就在竞争对手已经在5G产品上大展拳脚之时,华达股份却对5G相关产品提及甚少,目前华达股份的重要技术还需要国外巨头的技术许可。总的来看,在诸多不利因素影响下,华达股份未来发展是让人担忧的。